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陈志光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众家评说陈志光

2017-11-15 16:56:00 来源:陈志光工作室作者:
A-A+

  陈志光在这些年里竭尽可能地用不同手法为蚂蚁造型,将蚂蚁的形象“放大”到让人不能忽视它们的存在的程度,体现了从“生物社会学”的角度建立自己艺术观众的努力。作为当代艺术家,他深知要解决艺术语言与现实的关系问题,要找到自我与社会关联的枢纽,要最直接而强烈地呈现身处的世界的某种重要特征。他将蚂蚁生活化、象征化和“放大”的做法,就体现了一位当代艺术家的“当代”意识,而由此展开的语言逻辑和发展指向,则形成了陈志光在中国当代艺术领域的鲜明个性,经他的努力,蚂蚁变成了一种含带文化意涵的符号。

——范迪安(中央美术学院院长)

  陈志光的雕塑是花鸟画附丽在不锈钢上,一方面是雕塑之美,另一方面则是水墨画本身之美。与此同时,宗先生指出,“离也者,明也”,“明”古字,一边是月,一边是窗。而离卦本身形状雕空透明,同窗子有关。离卦的美学表明人与外界既有隔又有通,这是中国古代建筑艺术的基本思想。陈志光的作品要表达的正是这种既隔又通的空间感,传统花鸟图像的格调变成了一种理想化的境界,这是“隔”,而镜面不锈钢反光所形成的实与虚的融合便是“通”。此外,由于“离”就是丽,丽加人旁成“俪”,有并偶之意,因此陈志光在作品中的对偶、对称、对比等对立因素也是离卦中所含的审美因素。

——余丁(中央美术学院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院长)

  陈志光的艺术有种神秘、诡异的感觉。蚂蚁是陈志光作品里始终青睐的物象。在自然界,蚂蚁的造化是群体的分工劳作,孜孜不倦地觅食、造窝和繁衍,显示出超越个体的自然力量。之所以陈志光不断地利用它们的形象,我揣度有着比附人类的芸芸众生劳作的意味,或许也具有中国传统的“愚公愚山”寓言的象征涵义。比如他将塑造的若干个不锈钢蚂蚁游走、蠕动在曾经辉煌过的工厂、车间的废墟和锈迹斑斑的机器之中,趴伏在废弃的载重卡车和锅炉之上。废墟与残骸,黑暗与扭曲的支离破碎景象充盈在观者的面前,这是他曾经生活在这个环境中生存经验的直接性展开,蕴藏着沉重、留恋、痛惜、伤感的色彩,也是对中国时代变迁过程中产生的冲突、碰撞的一种真实与直接的记录和写照。

——冯博一(策展人)

  陈志光蚂蚁雕塑的材质是不锈钢,是一种相当现代的材料,也是好莱坞科幻电影中最常见的视觉因素之一,与不锈钢直接相关的形象是冷冰冰的机器人未来战士。但陈志光的不锈钢蚂蚁并不显得冷酷,反而显得温情而富有人性。其原因一方面在于他对雕塑造型的处理,蚂蚁的不锈钢表面充满生物特征的细节,因此与其说是不锈钢在修辞蚂蚁,还不如说是蚂蚁在修辞不锈钢,不锈钢被灌注了有机生命体的特性。而另一个在我看来更加重要的原因是不锈钢文化符号能量的消退。工业社会的极境发展早已使不锈钢材料不再停留在一种工业性形象上,技术一旦转变成日常生活,或者说人们在科幻电影中想象出的由不锈钢构成的世界一旦变成现实,作为符号的不锈钢就不再具有符号能量了。因此在这个连家用厨房和卫生间都充满不锈钢物件的现实中,不锈钢的工业野性已慢慢驯服了。甚至与一些更新型的材料相比,不锈钢甚至有了一种相当“古典”的气质。

——鲍栋(策展人,批评家)

  陈志光认为蚂蚁的集体主义跟人的集体主义是很像的,针对人与蚁之间的相通性,他在2007年创作了一系列有人格身份的《蚂蚁》,将蚂蚁模拟成古代的武士、将军、文人、仕女、乐伎或当代社会的众生相,其实也可以反过来说,陈志光把人比喻成了蚂蚁。那些身穿中国古代盔甲的好像是秦始皇墓中的兵马俑,头戴乌纱帽的像是古代的官员,端坐在太师椅上的应该是古代的文人,和手拿刀枪剑戟的武士,那些人蚁结合的魔幻鬼魅造型,令人联想到目前正在进行的人类与兽类基因混合的实验,未来可能诞生的亦人亦兽的新物种。

——陆蓉之(策展人)

  陈志光属于特立独行,不按规距出牌的那种人。他的作品总是给人出乎意料的感觉,当你看到他的某种作品的时候,你很难预测他的下一个会是什么?他最早的雕塑作品是那批蚂蚁,说明了他起步时的低姿态。蚂蚁们表达了作者一种对微小、琐屑的关注。一种最常见,同时也是最不引人注目的微小生物,一旦获得超常尺度的放大,会给人一种意向不到的效果。当然,明晃晃的不锈钢,仍然掩饰不住他肆意逆反的念头和一种近乎恶作剧的心理。大家知道,由于在城市雕塑中的滥用,不锈钢成为一种危险的,不被看好的雕塑材料,而陈志光由此开始,一直乐此不疲地采用不锈钢材料,特别是采用镜面的效果,这似乎带有一种刻意挑战的意味。

——孙振华(批评家)

  陈志光的更了不起的地方在于,他将自己的性格推而广之,从而理解了当代中国大众的性格,也就是像蚂蚁一样,顽强有韧劲,在任何地方都可以生存。他用“迁徙时代”这样的系列装置作品表达他的对中国国民性的理解。在这些装置中,他的不锈钢蚂蚁爬满了北京、上海等地拆迁过的断壁残垣,以一种极端戏剧化的方式来表达中国的城市化进程对每一个中国人的影响。佩恩的作品被称之为“了解的美学”,也就是将各种思想、知识、了解的过程化为美学的展现,而陈志光的作品绝对是“经验的美学”,从自身和中国当代民众的经验中化成蚂蚁的外观以及蚂蚁和周围环境的关系。

——徐钢(批评家)

  传统不是一个死的概念,而是一个活的生命,往往就渗透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融汇在我们的血液里,只是我们很容易将其一言蔽之,大而化虚。所以,回到传统也需要从日常生活的细节入手。这种细节的深入,抑或也是一种恢复知觉的过程。陈志光就是退回到生活本身,进而才找到自己的语言出路的,某种程度上得益于他近几年回到自己的福建老家。正是家乡的缓慢节奏,使陈志光有了闲暇去体会生活的具体内容,从中感悟出千古不变的传统意识,不仅由此而捕捉到了创作的灵感,也从气质上找到了与传统精神进退自如的契合。

——杨卫(策展人,批评家)

  陈志光“蚁王归巢”个展部分作品:

乌合之众(局部)

迁徙时代

圆荷泄漏

古戏台

中国狮

文门神

武门神

断木

蔬菜卷轴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陈志光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